找回密码

传龙网

搜索
查看: 111|回复: 0

轿车独闯西藏:洒脱仗义普拉多,有缘再见暖心窝

[复制链接]

0

主题

24

帖子

1

积分

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
发表于 2018-7-31 15:5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轿车独闯西藏】川藏线早已不是硬派越野的专属路线,如果你也只有一台轿车,你也刚好向往西藏,请跟着刀刀一起经历一场有温度的西藏自驾之旅,看轿车如何独闯西藏。



期回顾介绍刀刀轿车独闯西藏的动机,准备工作和路线规划工作。

轿车独闯西藏:终于踏上318川藏线!
翻越折多山,第一次上4000米海拔,会高反吗?
轿车独闯西藏:新都桥居里寺的“人参猪”
轿车独闯西藏:天大的误会!藏民天葬可不是为了上天堂
轿车独闯西藏:塔公寺、塔公草原和雅拉雪山
自然吸气和涡轮增压,谁更适合自驾西藏?
修炼“长生之术”?藏区长青春科尔寺“传奇”
轿车独闯西藏:路遇暴雨,我看到永生难忘的一幕
川藏线自驾游途经理塘毛垭草原和姊妹湖
泥泞塌方遇辉腾,同是天涯沦落人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上期回顾:由于318川藏南线芒康段塌方严重,于是刀刀不得不从巴塘北上白玉绕行317川藏北线,最虐心的泥泞山路自驾开始了。






今天的【旅行音乐分享】放前面,分享一首许巍的《蓝莲花》,这首歌就不解释了,边听边看!



翻越巴白线的最后一座垭口后,在这条“千里之外”的虐心路上,我竟然又遇到了两位长沙老乡。当时的时间已是下午三点,从早上七点半在巴塘吃了几个包子出发后,一路上我就吃了一块面包和水,其实也并不是车上没带吃的,而是当时完全没胃口。


一路战战兢兢的开过来早已是精疲力尽,再加上刚在垭口又经历了一场冰雹,真心感觉自己耗尽了“真气”,全凭一口“仙气”吊着,坚持着。





你问我为啥能这么坚持?因为“志玲姐姐”哇!这个理由够不够?因为她温柔的跟我说“前方十公里畅通,请放心通行”,“只有15公里就到目的地了,加油喔!”声音软糯,温柔入骨,那是相当的提神。


妻子淘气的时候也会模仿志玲姐姐说话,不过那感觉……不太好,平时说话的时候刀刀无法忍受那种“嗲”,但是导航里不时飘来一句却又那么提神,像刀刀这种“直男”的心理,谁来分析下?





终于只有15公里了,志玲姐姐说前方畅通,嘿,何止是畅通?我从垭口下来开了大半个小时,鬼影子都没看到一个。OK,不扯淡了,瞪大眼睛,集中精力,最后一段路了,老司机可不能“翻车”。正当我专心选路,准备架车通过一个大水坑的时候,前方弯道出现了一台白色普拉多的影子。



这台普拉多肯定不是湖北摄影师一行的,因为他们的后车窗贴了好多七七八八的贴纸。不管了,好不容易看到车,赶紧加油追上去狂按喇叭。为啥刀刀这么“狂”?哈哈,因为人家车牌也是“湘A”开头。





普拉多在一个宽阔平坦的路段停车后我立马贴了上去,转头就看到司机小哥在一脸惊奇的打量我们,口中还在嚼着什么。咦?槟榔?好东西啊!



“锅,里门长沙哪里滴?”二话不说,一句地道的长沙话就甩了过来。就是这个味道,亲切!


“窝河西滴,你咧?锅!”我冷静的瞄了一眼普拉多的中控台上方,那里放了好几包芙蓉王,还有好几包“湘潭铺子”槟榔。烟我有,但是槟榔我没有啊,眼热!我咋没想着带几包槟榔过来呢?失策失策,大大的失策!





普拉多副驾驶一位带棒球帽的大叔探出头来,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头指着我的车,“哦,我们雨花区的,你们从哪里过来的?”



“长沙呀!”我脱口而出道,哦,no,这不废话吗?我立马又回过神来,改口道:“我们早上七点多从巴塘过来的。”


驾驶座上的司机小哥再一次惊奇的望着我,“这台车?你们怎么过来的?换着开?”


咦?这老乡的语气不太对啊,看来……是时候装“逼”了,我拍了拍车门故作淡然的说,“开过来的呀,我一个人!”,当时的我尽管处于腰酸背痛腿抽筋的状态,但是腰杆还是挺得直直的。没办法,出门在外,好面子的男人心里都有一股不服输的劲。





副驾驶大叔听到我的回答之后“哈哈”大笑,“兄弟,没别的意思,他就是好奇而已。我们也是从巴塘过来的,一路上太折腾了,换着人开。你开着轿车竟然也到了这里,还是一个人开,路上我没看到一台轿车,就遇到你一个开轿车的,厉害厉害!”大叔旁边的那个司机小哥也竖起了大拇指。



好吧,我承认,被看破了!这个逼装的,本来刀刀给自己一百分,实际却让人看笑话了。大叔是过来人,而且还挺和气,在他的“大度”面前,我的“狭窄”显得有些无处容身了。但是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好那啥的。


一个男人在面对另一个男人的时候,特别是对方的车比他好,或者房子比他大,甚至赚钱比他多,权利比他大的时候,只要这个男人正常,而且有血性有好胜心,那他心里总会憋着一股劲,总想别别苗头,这是来自“弱势”一方的反弹。有了这股劲,男人这种动物才更可爱。





不要说这是什么“屌丝”心理,这是人性,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就是贵为日本首相,甚至是那些欧洲大国的总理和总统,在他们面对美国总统的时候表面低头,心里也还是藏着那股劲的。就算是“普京大帝”面对川普的时候,虽然军事上可以不鸟他,但是经济上也还是弱势心理,因为再强大的内心,也无法否认实力的差距。



老话说得好,“财大气粗”!这个“财”可以是钱财,可以是才华, 也可以是权利等等,有了这些,你的底气才能粗起来,所以,那种无中生有的“气势”刀刀是不信的。好了,出戏太多了,这么一自我安慰,刀刀心里舒服多了。不过,刀刀是个“屌丝”的实情应该还是被你们看出来了,有钱谁不想开越野去西藏?我还想开直升机去呢!昨天评论区里那些瞎BB的键盘侠可以弹开了。





被普拉多大叔和司机小哥这么一弄,我当时差点闹了个大红脸,还好原本小白脸的刀刀被藏区的太阳收拾得不浅,黑黑的脸蛋很有伪装效果。



“嘿嘿,没事没事,是我不好意思才对,主要是一路上被那些开越野的一路叫喇叭叫烦了,我都是主动让路,有些人超了车之后还骂骂咧咧的,所以一路上心里不爽。”见他们如此好素质,我也倒点苦水,说点心里话。


“哈哈,冒事咧!我当年也这么过来的,零几年我第一次开奥拓进藏的时候也跟你一样,那时候路烂的哟……我一样被开大越野的人气到咧!你们很不错,加油!”





大叔这正能量,纯纯的,我喜欢!见气氛这么和谐,我隐藏已久的渴望浮上心头,“叔,给口槟榔噻,带了烟就没带这个,开车开累了,偶尔嚼口槟榔应该很提神。”



大叔大手一挥,“莫客气,好大的事嘛,给!”两条绿色的轨迹直接从普拉多飞到我车里,“您太客气了,不用这么多吧?”嘿嘿,其实我心里早就乐开了花,两包湘潭铺子哇,够我吃一路了。


“没事,我们带了好多!小伙子,留个微信呗,有事可以联系,互相通报下路况也不错。”


“好的好的,谢谢大叔,谢谢老乡!”


“客气!走啦,前面不远就是好路,有缘再见!”


“再见,谢谢啦!”我,妻子,郑州兄弟俩大声道谢着,普拉多鸣笛一声就拜拜了。





赶紧撕开包装,掏出一口槟榔扔嘴里,涩、辣、香,提神啊!郑州兄弟挺好奇,也试了一口,然后眼泪被瞬间呛出来。哈哈,爱吃槟榔的大部分是湖南人,北方人可吃不惯。不过这个东西真不能多吃,虽说可提神,可促消化,但是吃多了对口腔和咽喉伤害很大,比抽烟的危害更大,刀刀也只是偶尔嚼一口。



再次上路半小时后,我们就上了一条光滑无比的柏油路,如丝般顺滑有木有?连左侧浊浪涛涛的金沙江都变得可爱了。





到达白玉县城后,我们先加满油,再赶紧找地方吃了一顿“迟来”的午饭,都不用嚼,真正的狼吞虎咽,酣畅淋漓,至今都怀念那个四川小饭馆的饭菜。吃完饭之后又开始下雨,还好不大,于是我们从白玉县城出发,沿着金沙江北上岗托镇,在那里过金沙江大桥,然后才算真正进入西藏。


白玉至岗托这一段都是沿着金沙江前进,左侧江水翻腾,如黄河一样浊浪排空,极有气势,这是雨季连日大雨的“功劳”;右侧悬崖峭壁,遮天蔽日,经常能看到公路上堆积的落石,这也是雨季连日大雨的“功劳”。


虽然走在这么顺滑的柏油路上,但我依然不敢有丝毫大意,路况虽然好了,右侧山崖的落石可不长眼睛。万一被飞石砸中,那就悲剧了。还真不是开玩笑,就在前几天,西藏自驾群传来消息,一个来自重庆的越野车,在穿越竹巴龙的时候被一块一吨多的巨石砸中,一车四人,当场遇难。





一时间自驾西藏的驴友们心有戚戚,人人自危,但是该上路还是得上路,生活还要继续,旅行就不会停止,只有更加注意安全了。但是当时的自驾群仍然不时传来谁谁的车被飞石砸中的消息,好在都是小石头,运气也好,没有再出现人员伤亡。


其实这些情况在西藏都算常见,也并不用夸大危险,只是这种危险我们不熟知罢了。内地随便一个大点的城市一个月发生的车祸绝对比川藏线一年的交通事故还多,不信的话可以去翻翻交通档案的数据统计。过马路被撞,闯红灯被撞,停车被撞等各种事故,超速事故,酒驾事故就更不少见了。





以上这些交通事故从概率和数量上来说比川藏线只多不少,我们会因为去西藏危险所以就不去了,但是会因为城市的这些交通事故就不出门吗?为什么生活还要继续?因为我们熟悉了这样的危险。所以,不要被这些危险吓到了,不要因为危险就放弃一些东西,我们要做的是怎么规避危险,怎么保障安全。


过金沙江沿岸这种峭壁公路的时候,尽量不要把汽车音响开太大,然后有可能的情况下选择晴天通行,把车窗打开,随时关注各种异响,泥石流和塌方来的时候一般会有“轰隆隆”沉闷的异响,听到这种声音后分辨出方向,立马找安全地带躲避。这样可以减少伤亡,降低危险。





当然,上面说的这些并不能完全避免危险,如果评论中有“杠精”抬杠我在这里先回答了。比如地震,经历过的都知道,“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但是我们不会因为这样,我们就放弃地震保护的知识学习吧?刀刀觉得,不论经历任何困境,作为一个积极向上的人,我们都要挣扎求存。大到我们的生活和命运,小到一次简单的旅行,不因艰难困苦而裹足不前,也不因舒适安逸而贪图享受。


抵达岗托的金沙江大桥已是下午六点半,这里有一个检查站,需要出示车上所有人的身份证,并不需要检查车上的物资。驶过大桥后,我们终于到了真正的西藏。





过了金沙江大桥向西就是矮拉山,检查站的警察提醒我们要慢点开,山上刚下过大雨。唉,真的很郁闷呐!到底是我跟着大雨走,还是大雨在跟着我走呢?要不要这么坑?


矮拉山上的所谓317国道也是土路,也才两车道,窄的地方甚至只有一车道。到了山下,土路如约而至,土就算了,有的地方还泥泞不堪,太讨厌了!志玲姐姐啊,这样的公路也算国道吗?你能靠点谱吗?不要欺负我们乡里人没读过书好不好?


“前方有十公里以上畅通,请小心驾驶哦!”这就是志玲姐姐的回答,声音一如既往的嗲,小心驾驶哦!哦你大爷,哦你MMP,啊啊啊,太没素质了,对不起,志玲姐姐,我开车开傻了,请原谅我,这种没素质的行为绝对不是真实的我。





因为我在半山腰超一台大货车的时候不小心吓到那个司机了,人家应该是四川人,“你个龟儿子,超你MMP”,嗯,他就是这么骂我的,当时也的确是我的错,所以得忍着,而且要好好反省,害了自己就算了还要害别人,确实太不地道了,刀刀活该被骂。


矮拉山的盘山公路曲曲折折一路向上,路基外侧没有任何防护,虽然有一定坡度,但是掉下去应该能一路滚到山底,那个画面一定比《速度与激情》更加“精彩”,因为矮拉山垭口的海拔有4410米。





公路很烂,特别是雨后,也很险,但是景色也没说的,一个字,美到爆!简直不要太壮观,简直“罄竹难书”!不能置身其中,看图片是很难感受那种壮丽的。古人曰过,“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


这句话是那个爱变法的王安石在一篇游记里说的,意思是世界上奇妙、壮伟、漂亮和怪异的景色,经常出现在那些危险、遥远和人迹罕至的地方。这句话我一直记得很清楚,因为太有道理了。





在矮拉山快到垭口的地方,路很窄,不幸的是竟然有两个大货车对向相遇了。于是跟在大货车后的刀刀只能倒车,大货车也跟着倒车,然后找到一段稍微宽点的路会车。不过,就算这段路稍微宽一些,也依然有限,于是刀刀第一次像个“乡巴佬”一样目睹了大货车会车的过程。





停在内侧的货车不动,外侧下山的货车举重若轻的从对向驶过,在内侧货车司机的指挥下一点点挪,我们看到外侧货车的车轮外侧甚至有一部分悬空了,车身都有一定的侧倾,但是那货车司机硬是神色如常,一点点挪过来了。


货车司机的那种风度,那种气质,那种淡定,看的车上的妻子和郑州兄弟大呼小叫,当然,刀刀也不小心喊出了声,只不过被他们的声音淹没了。





我滴娘哎,要是滚下去绝对是一路滚到山底,不带半点停顿的,好大好陡的坡好吗?而且在重力作用下会不断加速,但是就算这样,刀刀估计没有十分钟是滚不完这个坡的。你可能会说,这有啥?人家经常开,早就没感觉了。但是,没见识的我们还是会大呼小叫!


下矮拉山到半山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了,太阳才刚落山,高海拔地区的日照,就是这么任性。日落时间跟经度也就是时区有关,跟海拔也有关。所以晚上九点太阳才落山的事实,并没啥好大惊小怪的。没办法,刀刀地理学得还行,嘿嘿!





天黑了,我们还有十公里左右才到山底,遇到一台牧马人栽路边,好在车上人员没事,在等待救援。这次事故一看就是作的,事故路段位于一处缓坡的之字形盘山公路,牧马人司机看这里坡比较缓,于是放着主路不走,想直线越野过去,最后悲剧了。



爱越野的人都有一个爱作的心,不过也不奇怪,人嘛,不管男女,总有爱作的时候,只是点不同而已。只要不出大事就无伤大雅,谁都有作的时候。





小心翼翼的开到山底就是水泥路了,一路杀到江达县城,赶上全城修路,到处开挖。说到这里我忍不住插一句,藏区的县城修路都这样,不同于我们熟悉的修路方式,正常修路会挖一半路面修路,然后留一半路面通行,但是人藏区县城就比较大气,全部挖开,而且还不是一条路哦,是全县城的路全部挖掉一起修。


为什么刀刀有这个印象?因为我前面在康定遇到过这种情况,现在在江达遇到,后面在青藏线的那曲也遇到了。整个县城都没了好路,到处堵车,把我们外地车看得一个个的傻了眼。





晚上十点多,刀刀在进入江达的必经之路上遇到一个大水潭,面积占据了整条路面,街上看不到什么人,更没汽车经过,本着安全第一的原则,我准备下车趟过烂泥去那个水潭试试深浅,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后面亮起了一束光。



一台藏A皮卡贴了过来,车窗摇下,一个藏族小伙子看看我,再看看前面的水潭,然后指着水潭说“那边,走那边,看我的!”


“好的好的,谢谢你谢谢你,扎西德勒!”多可爱的小伙子……感动死刀刀了……





藏族小伙子笑笑没说啥,然后带头贴着左侧趟了过去,皮卡车轮胎淹没了四分之一左右。过去后皮卡又停车了,他指着水潭右侧说,“那边,很深。走这边,小心!”


棒棒哒,兄弟,愿佛祖保佑你找个漂亮的老婆!


于是我按照皮卡的轨迹有惊无险的过了这个水潭,嘿,用藏族话应该可以叫“海子”了。庆幸自己没有贸然过去,要是走了连皮卡都觉得很深的右侧,车子就真的泡汤了,这次旅行也会跟着泡汤。





开皮卡的小伙子看我们安全过了水潭才加速离开,这样的热心也是绝大部分藏族同胞的本来面目。网上流传的藏族人怎么怎么样,被讹诈,被打劫,被骂什么的也不一定都是假的,但是那些只是少部分,我们并不能说西藏怎么样,更不能说藏族怎么样。


就像刀刀前面说川藏线危险的例子一样,这只是个例,有一定参考性,但并不能代表全部。任何国家,任何民族,任何城市都有那些不好的人,我们看到的并不是全部。刀刀旅行的地方,特别是在国内,好人还是占大部分的。小部分的坏人并不能代表一个省或者一个民族。





在江达吃完晚饭已经十一点多了,郁闷的是我们在网上找不到任何住宿的地方,全部显示已满,这时候刚好留了我微信的普拉多大叔联系我了。他说他们在江达没找到住的地方,问我们到哪里了。我说我们也在江达,也没找到住的地方。然后普拉多大叔说他们准备连夜赶往昌都,问我们要不要一起。


这个问题问住我了,这时候我其实已经很累了,那样的山路,一台轿车开过来,而且全程都是我一个人开,而且还是从早上七点多开到晚上十一点多,长达16小时的连续驾驶,除了吃饭几乎没怎么休息。路上景色再美,精神再好也掩不住疲劳的。





我跟妻子还有郑州兄弟商量了一阵,最后决定还是跟着走,导航显示3小时能到,而且自驾群传来消息说路况很好,都是铺装路面。那就再坚持3小时吧,多嚼几口槟榔,然后把包里带的姜丝放中控台,随时吃一点提神,再含一片西洋参,走吧!


普拉多大叔收到我的肯定答复后就赶来与我汇合了,上路后他们一直走在前面带路,遇到损毁路段就减速鸣笛提醒我,然后等我过了那些路段后再重新出发,这才是真正能带我飞的大哥哇。





刚开始我精神还不错,刚吃了晚饭,大家在车上说说笑笑的开着玩笑也不觉得困。但是开到凌晨两点多的时候后座的郑州兄弟睡着了,呼呼的,副驾驶的妻子也开始打瞌睡了,没人跟我说话,我也有点困了。


后来在过一个小水坑的时候我没减速直接冲了过去,巨大的声音把他们都惊醒了,一个个吓得不行,然后坚决不敢睡觉了,又陪我说起了话。开到后面我感觉自己已经化身车神了,眼睛死死盯着前方路面,死死盯着普拉多尾灯,只要它的刹车灯亮起我就刹车,刹车灯一灭我立马加速。





看到水坑和路面的石头都是自动避让,根本不需要思考,灵魂好像神游天外,连副驾驶妻子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很轻很轻了。我的眼睛,手脚和身体好像另外加载了一套自动驾驶系统。那种感觉很难描述,等我回过神来就快到昌都了。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到的,中间出现了一段记忆空白。


车神附体的我到了昌都就清醒了,普拉多大叔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他们订了酒店先走了,感谢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打断我了,笑呵呵的说有缘再见!没有任何约定的我们就这样分开了,聚合真的全看缘分。这样的普拉多大叔让我想到了那些武侠小说中的大侠,仗义洒脱,飘然物外。





愿满天神佛都能保佑他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愿他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有缘再见,普拉多大叔!


凌晨四点多,我们在昌都随意找了个宾馆,倒头就睡,连鞋子都是妻子帮我脱的。


下期预告:绕了一天路,几乎连续开了近21小时车,铁打的刀刀也累趴了!他应该不行了吧?no,男人怎能说不行?不行也得行。明天昌都至八宿跑起来,路过澜沧江、邦达草原、怒江72拐和怒江大峡谷,最后刀刀在进八宿县城的时候被交警给逮住了……

越野西部

致力于打造中国西部自驾社交分享第一平台!


想加入越野西部自驾游粉丝群吗?

只要你关注越野西部自驾游公众号

添加微信:Tibet18080810282 加微信

QQ群:132711869

暗号:越野西部

试图进群打广告、卖东西的请绕道



2018版 爱驾者此生必驾三十六路
点击“阅读原文”立即订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1-2016 Mure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Muren ( 蒙ICP备14003025号-1 ) |手机版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